范仲淹與鄧州酒

2023-07-18 10:16:15 作者:常振會 來源:
分享到:

北宋慶歷年間,范仲淹在鄧州當了三年知州,重農桑,興水利,孜孜民事,政平訟理,使百姓安居樂業。他還十分關注鄧州民間手工業發展,如對鄧酒的釀造、鄧酒品牌、鄧酒市場以及鄧州人的飲酒風俗都了如指掌。我們可從他的詩文中看出近千年前鄧州酒業的昌盛繁榮景象。

鄧酒釀酒工藝

范仲淹知鄧時,作有一首《依韻答提刑張太博嘗新醞》的詩,對鄧州酒的釀制過程作了詩情畫意的描寫,今天讀來依然是歷歷如在眼前。

慶歷六年,范仲淹在西北時的一位老部下、老戰友張去惑,來鄧州看望他。范仲淹很高興,陪老部下在百花洲踏雪賞梅,并且用新釀的鄧州酒千日醇招待他。張去惑很感激,即席賦詩謝老上級,范仲淹以此詩奉和。詩中在描述千日醇釀造工藝和程序時寫道:“客有多聞者,密法為我陳。自言此靈物,盡心妙始臻。非徒水泉潔,大要麯蘗均。暄涼體四時,日月周數旬。其氣芳以烈,厥味和而辛。涓涓滴小糟,清光能照人。”意思說:他起初并不知道造酒的工藝流程,后來在體察民情中,遇到一位見多識廣的人,給他介紹了造酒的秘方:釀造鄧州千日醇酒,不單單是個泉水好的問題,最關鍵的是用曲要攪拌均勻。還要根據四季氣溫的不同,控制好發酵的時間。既不能長,也不能短,大概在幾個星期之內,這時候打開酒缸,就會芳香撲鼻,甜甜的略帶有點辛辣的味道。將酒帶糟一起放入酒榨,進行過濾,酒會不斷地從槽中流下來,這樣榨出來的酒,十分清澈,能照見人影。

范仲淹接下來寫道:“固可奉宗廟,宜能格天神。我姑酌金罍,駐此席上珍。”意思是:這樣的美酒,既可以用于祭祖,又可以拿來敬神,我今天就是用這樣的美酒,招待你這尊貴的老友。

鄧州酒宴習俗

在范仲淹描寫宴會場面的詩中,有不少地方涉及到了當時的宴會習俗,撮其大者主要有四:

1.開宴先喝三圈

范仲淹還是在上首詩中寫到:“引此杯中物,獻酬交錯頻。禮俗重三爵,今乃不記巡。”意思是說,大家舉著盛滿千日醇的酒杯,相互敬著酒,你來我往,熱鬧異常。按照鄧州的老習慣,酒宴開始,先喝三圈。然后主人敬酒,每人三杯,接下來,互相敬酒,投壺行令。今天我們是老友相聚,就不講究酒過三巡的習俗了,我們就由著性子喝吧。這種開宴先喝三圈的習俗一直保留到今天。

2.行令以籌投壺

慶歷六年自秋至冬,鄧州幾個月沒有下雨,范仲淹憂心如焚。后來下了大雪,旱情解除,很多人向范仲淹道賀。其中有前面提到的張去惑,還有鄧州狀元、襄州通判賈黯。范仲淹在官邸鈴齋里設宴招待他們,二人均有賀詩,范仲淹依韻奉和。范仲淹在給賈黯的《依韻答賈黯監丞賀雪》詩中寫道:“鈴齋賀客有喜色,飲酣作歌擊前籌。常愿帝力及南畝,盡使風俗如東鄒。誰言吾人青春者,意在生民先發謳。”意思是說:在我的官邸里,賀客們都非常高興,越喝情緒越高漲,情不自禁地拿起酒籌敲著桌子吟起詩來,希望上天的力量能遍及天下百姓,讓所有的人都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使風俗都像孔子的家鄉一樣,我們這樣做誰能說是發清狂,我們是在為百姓的幸福歌唱啊。

詩中“飲酣作歌擊前籌”的“籌”,是當時人們行酒令時用的工具,狀如無鏃之箭矢。行酒令時,每人四支,雙方輪流向一定距離遠的壺中投擲,多中者為勝,負者飲酒。這種酒令叫投壺,源自古時的射禮。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宴請賓客的禮儀之一就是請人射箭。有的客人確實不會射箭,就用箭投入酒壺中代替,久之,投壺代替了射箭,成為宴飲的一種游戲。宋司馬光著有《投壺新格》一書,詳細地介紹了壺具的尺寸、投矢的名目和計分方法。宋以后投壺游戲逐漸衰落下去,不像漢唐那樣盛行,僅斷續地在士大夫中進行。由范仲淹的這首詩,可以看出鄧州當時也行這種酒令。

3.斗茶以助酒興

宋人飲茶和今人喝青茶大不相同,他們先把茶葉制成茶餅,飲用時,把茶餅碾碎,放在容器中煮沸后再飲用,且每人有一個煮茶的容器,看誰的手藝更好,稱為斗茶。有好多時候是邊飲酒邊斗茶。這一點,范仲淹在他的《酬李光化見寄二首》詩中作了形象的描述。李光化,名簡夫,又名宗易,當時在與鄧州相鄰的光化軍任知軍,所以人稱李光化。李光化是范仲淹的老朋友,兩人鄰郡為官,時有相聚和酬唱。范仲淹在《酬李光化見寄二首》中寫道:“石鼎斗茶浮乳白,海螺行酒滟波紅。宴堂未盡嘉賓興,移下秋光月色中。”意思是:我們用“石鼎”煮茶,用“海螺”喝酒,天色已晚,酒興正濃,就把酒桌搬到院子里,在秋夜皎潔的月光下繼續進行。從這兩句詩里,可以了解到他們當時邊飲酒邊斗茶的那種情形。

4.借酒抒發情懷

由范仲淹的詩句可以看出,那時相聚宴飲時常常在酒酣之時互相酬唱,抒發豪情。如,他在《中元夜百花洲作》詩中寫道:“一笛吹銷萬里云,主人高歌客大醉??妥砥鹞柚鹞腋?,弗舞弗歌如老何。”意思是:一陣悠揚的笛聲傳來,天空云散月朗,我作為主人禁不住高聲吟歌,客人們已經喝得醉醺醺的,隨著我的歌聲翩翩起舞。范仲淹的《覽秀亭詩》也有這方面的描寫。他在詩中寫道:“開樽揖明月,席上皆應劉。敏速迭唱和,醺酣爭獻酬。”詩中的應劉指的是建安七子中的應玚和劉楨,皆以能文知名當時。這四句詩的意思是:中秋之夜皓月當空,眾朋友舉杯邀月對飲,一個個像應玚、劉楨一樣富有才氣,思維敏捷,出口成章,互相酬答,爭先恐后。這里不僅反映了當時鄧州的飲酒習俗,也使范公憂天下之心躍然紙上。

鄧州酒市

從范仲淹的詩中,還可以看出當時鄧州的釀酒業已經非常發達,形成了市場。如在前文所舉的《依韻答賈黯監丞賀雪》詩中就有這樣的描寫。此詩描寫鄧州在久旱逢瑞雪之后寫道:“渾祛癘氣發和氣,明年黍稷須盈疇。煙郊空闊獵者健,酒市暖熱沽人稠。”意思是:大雪排除了瘟氣,解除了旱情,可以預計明年有個好收成。你放眼看鄧州郊外,曠野里打獵的人身手是多么的矯健,再看看鄧州城里,酒市里熱氣騰騰,買酒的人熙熙攘攘。這里用一個“稠”字寫出了鄧州酒市的繁華景象。由這里可以看出鄧州酒當時已經形成了相當可觀的酒市場。

另外,此詩中“明年黍稷須盈疇”一句很值得研究。此句意思是明年黍稷兩種作物將會遍布鄧州的田野。黍,俗稱黍子,其穗如稻;稷,即谷子,穗呈棒狀。黍稷脫殼后形狀一樣,均稱小米。黍子可釀酒,鄧州廣泛種植可以釀酒的農作物,說明鄧州酒業繁榮是很自然的事情。

鄧州酒名

鄧州酒在宋代叫什么名字,從范仲淹的詩中可以查到兩個:一是千日醇,這個名子他在《依韻答提刑張太博嘗新醞》詩中有:“時得一笑會,恨無千日醇”;二是鄧醞。這個名字見于范仲淹給他的好友尹師魯的信中。慶歷六年四月,范仲淹在鄧州任上,派人給被貶任監均州酒稅的好友尹師魯送去了四瓶邠州酒和中成藥花蛇散,讓他治病。并在信中說“鄧醞已竭,候新者送去。”說明當時的鄧醞酒非常名貴,供不應求,連知州都沒有了。

據宋代張能臣《酒名記》記載:“鄧州坊釀酒昌,壇裝芳香。名曰:香泉、香菊、寒泉、甘露”。“千日醇”“鄧醞”在范仲淹的詩文中被記錄和保存下來,使鄧州酒名更加豐富多彩。當然,由于年代久遠,記載缺失,宋代鄧州酒的品牌肯定遠遠不止這些。

范仲淹賦詩詠鄧酒,迄今已近千年。近千年間,滄海桑田,鄧州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元末戰亂,元兵屠城,使鄧州遭受了極大的劫難,但是鄧州酒的釀制工藝卻被傳承了下來。

分享到:
国内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八戒_国产精品午夜自在在线_7788精品视频免费观看_久久人妻少妇嫩草AV蜜